文章标题
毕业后,你还会和老师联系吗?
内容导读:忽然想问这么一个问题,说不出问什么会有这么一个疑问,或许目前正是一个毕业季,初中、高中、大学都在毕业时期,所以就问问这个话题。……



发布时间:2017-10-13 | 栏目:读懂自己
毕业后,你还会和老师联系吗?
毕业后,你还会和老师联系吗?

忽然想问这么一个问题,说不出问什么会有这么一个疑问,或许目前正是一个毕业季,初中、高中、大学都在毕业时期,所以就问问这个话题。

毕业之于我,最近的也都十八年了。十八年过去了,我还联系的老师有多少呢?不用去翻通讯录,或者查手机,只需要一只手的指头就能算完了。但也就是这屈指可数的几个老师,基本上也都是偶然打打电话,或者逢年过节发条信息,或者微信等平台偶然互动一下,基本上都是毕业后再也没有见面了。

说到老师,我总是第一个想到杨老师。其实他是只给我们代过三个月语文、历史、地理课的代教,也是一个不具备教师身份的老师。在我们那个山区破学校里,我们那一级就碰上了两个老师同时不能上课,学校没办法,临时请了一个普通高中的高考落榜生给我们代课。于是杨老师就有了他一生仅有的三个月教师身份。杨老师对我一生的影响是无可否认的。那时他是一个文青,在那个没有人愿意学习的山区中学,诗歌、散文这些东西看起来就是写笑话。然而,他却用他的方式让我进入了文学的世界。就因为他,一个一写作文就怕的人对文学产生了莫大的兴趣,最终走上了文学的道路。当然这只是很小一部分原因,更多的原因是在他对我的人生的鼓励。他离校的那天和我谈话,说我是生活的有心人,希望我能好好的走下去。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是有心人,但我真的好好走下去了。于是也就成了那个学校四十年历史上唯一一个考进重点高中的学生。

关于杨老师的事情我在很多文章中都有写到,甚至一些长篇中有他的影子。我高中时候还经常和他写信,后来逐渐失去了联系。在工作后,有一天终于转了一大圈联系上他,他在我所在的城市当农民工。但后来又失去了联系。前几年又一次联系上他,虽然不常说话。如今已经过去快三十年了,但在心中,他是我最重要的老师。

高中时候是紧张的,有很多老师在记忆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痕迹。但是还在联系的老师也只有两三人。姜老师是复习班的班主任,除去他讲课,我更尊重他对待学生的方式。而且他经常用一种委婉的方式对学生表达关爱,让一切发生的自然而然,其乐融融而不至于尴尬。虽然只有一年时间,但这一年是值得记忆的。记得在高考前,由于学校某些压力,或出于升学率因素,班上一些同学被劝到其他学校参加高考,于是就引起了一些学生的情绪。其实并不关我的事,但我找姜老师谈了,那天下着小雨,在雨地里我们聊了几十分钟。后来姜老师到教室里对大家说,所有同学都不要离开了,就在本校报考。并当众向同学们道歉。这件事至今记忆犹新,也许至今我不能站在他的立场上去体会他的心情,但是他的作为让我深受感触,这也许是他作为一个老师给我上的最好的一课。工作之后,和姜老师一直有联系,听说他退休后在我所在的城市,一直想去看望他,但却从没有实现。

赵老师是复习时的数学老师,当时是学校的一把手,治学严谨,管理也很强势。可能因为他是从一中过来的,对于我们这些从一中来的复习生也很厉害。但事实上,赵老师其实对学生是挺和蔼的。记得有一次,我们同宿舍的几个人(都是一中过来的)晚自习前在校外小餐馆定了晚饭,准备下晚自习去吃。结果不巧的是,刚上晚自习,学校广播通知下晚自习后不得出校门。于是我们提前几分钟跑了。我们刚坐下,赵校长就提着大手电进来了,看我们还没吃,他说赶快吃,吃完翻围墙回去。结果此时饭馆老板说了一句令人喷血的话:“他们只吃饭,不喝酒。”赵校长说:“此地无银三百两。”转身走了。第二天早读轮检了我们几个的作业,上课又挨个提问一边,还好我们都没出错。赵老师很快就成了教育局局长,在他局长期间,我们一直有联系,公私都有,有时偶然打打电话。如今他是某高校的领导,不再任教,在自己的领域也是风风火火的。

大学其实是没什么记忆的,大学老师能记下来的很少。关老师也算是唯一了,但是算算却也有十余年没有联系了。关老师是我们一个县的老乡,讲课比较糊涂,时常把自己绕进去,但是很有趣味,他的课也是很值得听的,而且他也是代我们最多课的老师,也记不清他代过我们多少门课,算算至少有七八门,反正我们是新专业,没有老师敢代的都让他代了。关老师是一个没有架子的人,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喜欢和他交流,当时他虽然不担任什么管理职务,但是同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基本上都会找他,而且他也会尽心尽力。毕业时,学校一些部门的负责人借着派遣证等对学生敲诈勒索,我也是受害者之一,我们系的学生基本都找关老师帮忙。毕业那一幕毁掉了我对母校所有的感情,但却对关老师的感情不能放下。在报社工作后,曾多次邀请关老师以经济学者身份为报社写相关评论,他都毫不含糊。如今,他已是教授,也是院系的领导了。但是却很少联系了。

去年火爆一时的厦门大学教授邹振东在厦大毕业生最后一课上说:“一位学生在大学毕业十年后,如果还能记住大学老师的10句话,那么大学对他的教育就是成功的。”其实从教育的层面上讲,有很多老师是只记得人,但关于他讲的却一句话都想不起来了。但从做人上讲,这个老师却始终在你心中,你始终把他尊称老师。

前段时间因为工作原因,偶遇了初一时候的英语老师,他已经从政二十多年,教我们也都快三十年了,但他却依然记得我当时的样子,甚至我都忘了我当时名字和现在的名字的字不一样,他却记得。有一次,和几个老同学聊天,我说我和某个老师还联系着,有一个同学说:“你联系他干吗,还想让他给你讲课吗?”

其实,我想说,老师不是只是讲课的,老师教会的更多是做人。有很多人认为,老师就是一个阶段扶你一程,送你一程。送走了你,还有下一拨,老师不会把每一个人都放在心上,最多每一个班只能记得那么几个学习好的。这也许是一个很常见的事实。但是对于学生而言,扶你走过一程的老师却只有那么几个,而教会你一些做人的道理的更少,所以,还有多少老师经得起自己去遗忘呢?而有那么一些老师,很多年过去了,偶然提起当年,他依然会如数家珍的说起来,仿佛就在昨天,而学生们却都已忘了。

老师之于学生,或许是隔着一层威严,但是走过了学生生涯的传道授业解惑,偶然想起,其实每一个老师在陪你走的那一程,都给你上着人生大课,不知不觉的都已经影响了你的人生。学业结束了,老师对你却没有下课,你永远都在被老师扶着行走的路上。

肃竹2017年6月19日17:30于西安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10185&m=1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