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22年后再见老师,仿佛又听了一堂人生大课
内容导读:人这一生,会有很多个老师,但是毕业后还想回去看望的其实不多,一直联系的更少,挂在心中的更更少。……



发布时间:2018-04-26 | 栏目:读懂自己
22年后再见老师,仿佛又听了一堂人生大课
  22年后再见老师,仿佛又听了一堂人生大课
  昨天早上,单位临时决定要我去汉职院采访该校的厨艺大赛,随即就出发了。一路上我就在想,这一次应该能见到我的老师了吧。
  不用细算,从高中生涯结束到现在,已经22年了。这22年中,虽然不是多么密切的联系,倒也没有中断过。而前天,我们在微信上还在聊着。
  去年九月,结束了在西安长达十八年的漂泊回到汉中,就曾想过要拜访几位老师。但各种忙,到如今一个都没有见过。
  人这一生,会有很多个老师,但是毕业后还想回去看望的其实不多,一直联系的更少,挂在心中的更更少。去年教师节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谈到毕业后还会和老师联系吗?有人说,不联系是因为混的不好。其实这的确是一个现实。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没有联系过我的高中老师,那的确是混的不好。那年对高考很有信心,但是居然栽倒自己的强势上——作文写错文体了。最后的结果是大学随便招我随便读,在汉师院学了经济,愧对自己愧对老师愧对列祖列宗的感觉一直有。但是在这个没有大学语文课的专业毕业后,我还是走了自己的文化路线,在媒体长达十八年。
  在某报社的时候,借着工作的关系,和一些老师取得了联系。那时候赵老师已经是县教育局局长了。再后来,他到了职院任组宣部长。
  在媒体这些年,从个人而言,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老师对得起列祖列宗的,也许是我坚持了一个媒体人的底线,在媒体被一拨拨害群之马搅成“防火防盗放记者”的现实下,我没有做过一件违背自己良知和职业道德的事。尤其是在某报社当执行主编的那几年,也正是报界乌烟瘴气的时候,但我所在的团队无一例越位。这也许是我混得一塌糊涂还敢和老师们联系的底气吧。
  昨天一到职院,与接待我们的姚处长对接后,我就问赵老师在不。聊了几句,处长说,赵部长不愧是教育局做过局长的人……
  在我的记忆中,老师是一个治校有方而且有力的人。当时他是学校的一把手,但还带我们的数学,他也只给我带过这一学年课。也许对于课堂记不下多少了,在去年的文章中也写到晚自习后被他堵在校外小餐馆的糗事,但他却用他的处理方式给我们留足了尊严也让我们明白了事理。老师给我的,是一节节人生大课。之后的联系中,也在老师的身上学到了很多。
  到了职院活动现场,我在微信上给老师拍发了一张现场的照片,说我到学校了。老师很快回复说“马上过来”。那一刻,我就不怎么淡定了,一直坐立不安地向门口张望。
  过了一阵,老师来了。我们握着手,说了好久才坐下来。
  上学的那阵,我是属于内向型的,和老师很少说话,但是如今,有说不完的话。短短的时间,我们聊了很多,从生活到工作,随心所欲地说着。这也许就是老师说过的那句“亦师亦友”吧。
  由于工作关系,再加上现场有比利时访问团,下午还要回单位开会,所以也没有太多时间说话,更不可能去老师办公室坐坐。午餐也是在厨艺大赛吃了一碗面条,期间拍大赛照片的时候,抓拍了一张老师吃面的画面。
  匆匆的到学校,匆匆的见面,匆匆的聊天,匆匆的采访,匆匆的离开。我和老师这二十二年的一次见面就这样匆匆地完成了。
  到了晚上,翻手机的时候。我把老师吃面的照片发到我们的班级群里,问同学们还认得出老师不。于是大家就说起当年。一个同学说:“好人啊!”
  “好人啊!”这也许是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了。是啊,一个人被另一个人认可容易,但能够被大多数人认可就很难了,而被大家普遍认为是“好人”,那是需要付出多少呢?我的老师,他能被他的学生一致评价为“好人”,被同事认可,他配得上“好人”这个标签。
  过去这么多年,再见老师,仿佛又听了他的一堂人生大课。
  肃竹2018年4月26日20:54于汉中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10518&m=1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