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苏铁,我永远的守望(九)——十二月回首
内容导读:  十二月回首  如今,我必须认真地回首一次了。  (岁末的风吹得很是凛冽,除却翠绿与枯黄,许多事物多显露出它的原色,年轮中一些灵动的色泽,在霜风的肆虐之下,以沉静的面孔将冷酷讨伐,冬更冷了,动也更瘦………



发布时间:2006-11-29 | 栏目:永远的守望
苏铁,我永远的守望(九)——十二月回首
 
  十二月回首
  如今,我必须认真地回首一次了。
  (岁末的风吹得很是凛冽,除却翠绿与枯黄,许多事物多显露出它的原色,年轮中一些灵动的色泽,在霜风的肆虐之下,以沉静的面孔将冷酷讨伐,冬更冷了,动也更瘦了。
  (旧事的浮萍在冰上凝固,等待煦暖和冰释,它们将一些往事在冰上铺展,之后,用生命之外的目光将其审度。
  (往事昭然若揭,以毫不讳饰的面孔对着冬风翻转,在岁末严峻的挑战中,用坦荡和坚毅于风中猎猎呼啸。)
  这一年我有太多辗转。
  (旧事的痕迹被我用泪水冲淡,覆盖在记忆的深层,是一种飞鸿踏雪的感受。初春的风吹醒覆盖往事的细沙,在欲望的前沿,看苏铁一路灼灼。
  (夏季渐热的时节,有一些花特别之花争相开放,命运之风吹皱追春的梦想,在一片圣光之中,我点燃永远的初恋。
  (再生的恋情更加炽热,我的心在铁树前日益茁壮,所有的花都很美丽,美丽的花何时才能开放?)
  我的固执是生命的源泉。
  (我将所有目光汇于一点,在铁树的枝下,做永恒的凝望。夏季的风也很具诗情,将被烈日炙烧的一切浇灌,爱情在烈日中更见葱郁和蓬勃。
  (我的固守在铁树的矜持前有些寒冷,我的目光将抒情的一切变得苍白,我坚信铁树有开花的一天,我是铁树之下永远的膜拜,我以虔诚和痴狂维护生机。
  (铁树,永远的铁树,你的花何时才能开放?)
  秋风吹散了黄叶,吹来我无边的过错。
  (误会的海洋,我的冷酷和寂寞将你挫伤。命运的楼阁岌岌可危,我的思想回归尘埃,在尘土中苦苦跋涉,渴望的一切在远处颤抖,我必须回过身来拯救这场姻缘。
  (我的努力让自我变得残忍,我未能催开你的花朵,却将你烫得满是伤痕。
  (最爱的人被我伤得最深,而她也是我最爱的人,而最残横的凶器,却是我最深的爱。)
  岁末的风,将忏悔与痴心吹开。
  (我得爱在你的面前抖索成罪恶,我必须伸出手来将你抚慰,我必须以我的所有将你心头的伤痕填补。
  (我的心在你的泪水中窒息,你是我今生的唯一,我的追随和我的自救都是为了我的爱,我永远痴心守候的你。
  (岁末的一切将灰色的尘埃吹向遥远,我怀抱年少的骁勇和理性和不屈回归你的身前,依然为你的开花而痴痴。)
  新来的岁月,会有多少美丽!
  肃竹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七日抒於汉中师范学院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428&m=1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