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苏铁,我永远的守望(十)——一月展望
内容导读:  一月展望  一声暮鼓,将一个岁月送走了。  (最后的黄叶无声的落下,将旧事覆没。遗忘的深层,几多忧伤和喜悦都纷纷沉寂,化作护花的春泥,在新岁的额头,作有力的提示。  (一粒新绿,启开一方风景,它将………



发布时间:2006-11-29 | 栏目:永远的守望
苏铁,我永远的守望(十)——一月展望
 
  一月展望
  一声暮鼓,将一个岁月送走了。
  (最后的黄叶无声的落下,将旧事覆没。遗忘的深层,几多忧伤和喜悦都纷纷沉寂,化作护花的春泥,在新岁的额头,作有力的提示。
  (一粒新绿,启开一方风景,它将枯竭的一切取缔,它用一枚晶莹晨露和朝霞,以及百花争艳的纷繁,将一个故事编的蓬勃葱郁。
  (于是,春风暖了,一只鸟与一枝花卿卿我我。)
  开启的门扉,迎进一屋芬芳。
  (朝阳把旧事焚尽,晨风吹绽的喜悦将期盼浇灌。痴恋的情人将最美的心愿交付与我,留给我独自跋涉。
  (没有渴望的人生是苍白的,没有拼搏的人生更是乏味,只有将自心交付于真实,才能走向光明。
  (我把一枝花置放于门口,我请春风为我作伴,我将春日的芳醇灌满酒杯,痛饮一腔豪情。)
  那永恒的期盼总该茁壮了。
  (漫漫的冬季将寒冷遗留,心爱的人儿与我天涯相望,未曾说出的诺言最重,将凝望的心鞭策,与无人的时刻,轻唤那温暖的名字,用流泪的情怀润泽一切。
  (飘雪的日子都已过去,你是否该开朵花儿给我?亲爱的苏铁啊,你的一朵花,要我多长的期待?
  (我是否有点太贪婪了,苏铁,可你为何要让我如此痴狂,如此执着?
  (越是难以得到的就越渴望。这是我吗?)
  我的眼中看见了什么?
  (群星般开放的鲜花将一个季节、一个年度妆扮,一滴滴汗水将泥土打湿,新苗长出,又成熟为丰硕,在金黄的景致中唱起金黄的歌。
  (最美的花也要开放,铁树下的等待开始泛绿,在铁树迷人的花朵中吮吸琼汁蜜露,成为铁树永远的守护,朝朝暮暮,将年轻与遒劲驻守,谱写出强悍的歌谣。)
  这是一个固执而骁勇的时代。
  (所有的期盼都等待着纳入生活,所有的禾苗都期望甘霖与阳光,所有的追逐都需要不屈与勇毅,而所有,所有都在寻找着自己的主宰。
  (我不是神灵的差遣,但我是我的上帝。
  (只有会主宰自己的人,才能将命运剪裁。我将铁树的花儿放在遥远,我看见我们之间的荆棘与坎坷,我将我的双臂好不迟疑的举起,在岁月的洪流中奋勇向前。)
  于一月,我望见,铁树之花在我怀中争奇斗妍。
  肃竹一九九八年元月二十七日夜至二十八日(大年初一)凌晨抒於巴山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429&m=1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