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1161、看这样的狗官是怎样伏法的
内容导读:  1161   夜晚静静地滑走着。   两个疲惫的人两颗挚爱的心就那样紧紧地拥抱着,不知不觉沉沉入睡了。   到小河村了,这么久了,他们还是第一次在一间房里睡觉,还是这样悲悲戚戚的入睡了。   生命中有多少………



发布时间:2011-04-11 | 栏目:小河弯弯
1161、看这样的狗官是怎样伏法的
  1161
  夜晚静静地滑走着。
  两个疲惫的人两颗挚爱的心就那样紧紧地拥抱着,不知不觉沉沉入睡了。
  到小河村了,这么久了,他们还是第一次在一间房里睡觉,还是这样悲悲戚戚的入睡了。
  生命中有多少这样那样的波折或折磨,都是在执著和信仰中坚强度过,生命中有多少聚散离合,都是在彼此的牵挂和依恋中相互拥有。
  小河村,静静的小河村,当你的孩子把所有的期待和梦想都给了你,你能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结局吗?小河啊小河,你日日夜夜流淌的心血,何时能绕出自己那萦绕山峦的爱恨情仇。
  小河弯弯,在山的轮廓下静静地奔流,没有人知道它的目的,没有人知道它的轮回,只是在这样一个夜晚,当所有人都沉睡的夜晚,静静地月光下,小河,仿佛用自己的轻轻气息,来溶合山间的串串泪滴和声声太息。
  江源和郁葱就那样紧紧相拥着,沉沉的睡着。
  这样一个夜晚,这样一个他们难得的相拥,在这一场场风波之中变得凝重而感伤。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知否,路长人困蹇驴嘶。”有多少人多少事,能够真的如此轻轻走过,如飞鸿踏雪阿。
  夜沉沉的,沉沉的夜在两个颗相爱的心中沉痛的滑落。
  1162
  江河果然在三天之后就回到了江右县。中午左右就会回到村里了。
  江贵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带着几个年轻人去把他们弄得路障清理了,江涛得到安排,骑着摩托两个两个的把这些哥们往二郎峡送人。路不是太远,摩托车快了不到十分钟就往返一次。
  江涛第一次把弟弟江流和另一个送了过去,很快就回来了。
  回来后没有接人却直奔江山家而去。
  乡领导带了几十个人在那清理路障了。
  乡领导修路,这是多么新鲜的事?上次修路的时候,乡上领导最后也修了,把修好的路给弄了些坑,而现在又来修路的,这绝对不会是善心发作,更不可能是良心发现。
  乡领导是要进村了。
  江山得到这个消息,绝对是震惊的消息。
  江二、江贵等知道这个消息,也都觉得要出大事了。
  村里村民在被告知这件事后,又都陆陆续续的汇聚过来。
  江源回来了,叶郁葱也放了学生赶了回来。
  1163
  “他们是想找我的事,我去会会他们。”江源说。
  “你去干啥?你和郁葱谁也不能去。”江山说,“我去,看他们想干啥。”
  “爸爸,让我们去吧。”郁葱说,“看看他们怎样要求,我不想连累村里人。”
  “这不是这回事。”江贵说,“你们谁都没有错,是他们找碴,你们为了大家好,他们不把我们村民当回事,我们就要和他们有个说道。今天他们又来了,我们就先会会他们。你们去也行,只是你们不要出头露面,你们现在不是村里人,他们没理由动你们。再说了,我们去个几十个人,看他们能干啥。”
  “就是,都去。”江二说,“咱们这村里没政府管的时间已经很久了,正好把事闹大一点,让上面的领导看看给我们这拍的都是些什么狗官。”
  “好,我们都去。乡亲们,这次有劳大家了。”江山说,“郁葱,你别去了,你和你妈在家里,给大家做饭,今天我们家请客了。”
  “爸爸,我要去。”郁葱擦了一下眼泪昂起头说。
  “让她也去吧。她在家里她更难受。”江源说,“没事的,我们一起走。”
  几十个人扛着锄头、铁锨之类的向二郎峡走去。
  江源忽然觉得这个场景很像革命电影,日本鬼子要进村了,村民们自发的组织抗战自救了。
  1164
  二郎峡,一堆不大的石块两边,乡政府来的几十个人已经和先期到达的江涛他们几个人对峙上了。
  那边还在清理石块,这边却在往路上掀石块。
  乡政府来的人看见那边不断的增加障碍,就有几个叫骂着跨过路障来。这边的几个也不示弱,所有的人都剑拔弩张了。
  “你们几个武装部的,拿警棍上,放倒他们几个。”乡党委书记金永刚用手一指。
  “快去阿。”任志中说,“金书记都发话了,你们还不快点。”
  几个拿警棍的立马就翻了过来,一步步逼近。
  “他们敢动手,就直接往死里打。”江涛对身边的几个人说。
  “好,打死这些狗杂种。”江流他们一声响应,把锄头铁锨全举过头顶,虎视眈眈的瞪着迎面而来的匪徒。
  这些武装部的人员一看也都怯了,就站在那不动。毕竟他们谁也犯不着在这里拼命阿。
  “你们还不动手,是想干啥?”乡长范建强在那边吼道,“几把锄头就把你们吓住了,养你们这些人干啥?”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继续向前迈了一步,警棍伸在前面,伺机出手了。
  “准备动手了。”江涛说,“他们再往前走一步,一个也别让他们回去。”
  死神突然之间就这样在二郎峡出现了。
  1165
  “都别动。”忽然有人喊了一声。
  江涛他们一回头,都后退了两步,放下了工具。
  武装部的几个人一见,连忙转身翻过石碓。
  乡政府带来的清路的人也都停了下来,往后退了一些。
  “都干啥都干啥?”金永刚喊道,“来几个人就把你们吓得尿都憋不住了,都回来!”
  “金书记,今天要不算了吧,你看那阵势。”范建强说。
  “算了?我们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来了?”金永刚说,“害怕了这些刁民了。”
  这边几十个人也都聚到了石堆旁,全部拿着铁锨锄头。
  “金书记,难得你今天来一趟啊,带这么多人来是干啥来了?”江山说。
  “你们干啥来了?”金永刚说。
  “我们来修路,你们呢?”江山说。
  “我们也来修路。”金永刚说。
  “拿着警棍来修路来了?”江山说,“你们是来抢劫来了吧?”
  “你敢说我们政府人员抢劫。”金永刚说,“看清楚,今天我们乡政府的领导班子都在这,我们是来执行公务的。”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8088&m=1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