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1171、官员们真有点江郎才尽黔驴技穷
内容导读:  1171   几辆车在二郎峡这个紧要路段前后错了很久,也没有掉过头来。   没有占到便宜的金永刚气的只骂司机饭桶,司机都不敢吱声,努力的一次次操作着。   好不容易一辆车掉过了头,金永刚几个赶快钻进去,等………



发布时间:2011-04-11 | 栏目:小河弯弯
1171、官员们真有点江郎才尽黔驴技穷
  1171
  几辆车在二郎峡这个紧要路段前后错了很久,也没有掉过头来。
  没有占到便宜的金永刚气的只骂司机饭桶,司机都不敢吱声,努力的一次次操作着。
  好不容易一辆车掉过了头,金永刚几个赶快钻进去,等着另一辆掉过头后让开道路。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的车的确出不了二郎峡了。
  一辆小轿车就那样驶了过来,顶在了路的中间,原本只能过一辆车的道路就这样阻断了。
  小轿车停了下来。江河走了下来,杨柳也走了下来,后面还走下来一个人,除了江源别人都不认识,这人就是老同学张忠志。
  乡政府的官员没有几个认识江河的。多的也是听说,突然之间来了一辆车,都还以为是上级来什么人了,都在祈祷,千万不要有人把今天发生的事让领导们知道了,都想尽量抹平问题。
  江波认得江河,悄悄地给几个领导说了一声,几个领导一下放下心来。
  江河一见这阵势,心里就明白了几分。他让杨柳和张忠志回到车上,自己走过政府这群人,直接到了村民这边。
  政府的人员都像被点了穴道,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走了过去,都不知道该干什么。
  江河和大家了解了一下情况,就又走过了石堆,朝官员们走了过去。
  官员们依然那样静止的看着江河走到他们中间。
  1172
  “你们谁说了算?我们可以谈谈。”江河问。
  这群官员都不说话,江波赶快出来指着官员给江河说:“这是金书记,这是范乡长,这是……”
  “你一旁去。”金永刚对江波喉道,“这里我说了算,有啥可谈的?”
  “你们想怎样解决这件事?”江河说,“总得有个商量吧。”
  “解决?你们是想解决问题的吗?你让他们说说,怎么样解决?”金永刚一指村民说。
  “爸,江源,你们过来。”江河对村民那边喊了一声,又对车里招了招手。杨柳和张忠志下车走了过来。
  江源和江河翻过石堆来,叶郁葱也紧跟着过来了,后面陆陆续续的江贵、江二等过来了十几个,那边的村民有的就索性坐在地上看起热闹。
  村民这边谈判人员一下就有了好几个,乡政府的人员也凑到了金永刚周围,也来了五六个。
  这么一场官民对话居然不是在一种和谐的氛围中开展的,官民之间居然需要在一种暴力冲突的形势下顶着压力进行谈判,多少有点国际争端的处理风格,更有一种弱肉强食的生态竞争特点。
  这一种残酷的斗争在地方官员与老百姓之间上演,本身就是一种悲哀。
  1173
  “说说吧,你们的处理态度。”江河对金永刚说,“没有不能谈判的事。”
  “谈判,好啊,可以谈。”金永刚说,“还是那句老话,先拿三百斤木耳放这里,再谈话。”
  “三百斤木耳,江源,有吗?”江河问江源。
  “没有。”江源说。
  “没有怎么办?”江河问,“折合成钱怎么样?”
  金永刚犹豫了一下,说:“可以,二十元一斤。”
  “六千块。”江河转过身对杨柳说,“柳儿,取六千块钱来。”
  正和叶郁葱互相挽着手说话的杨柳,到车里拿出包,取出了一叠钱,交给江河。
  “钱就在这里,现在可以谈了吧?”江河接过钱在手里扬了扬说,“说吧,你们想怎样解决问题?”
  钱的确是个可以推磨的。乡政府官员们一见真的钱,气氛就缓和了许多。
  但是也这钱一出来,反而让这些人不知所措了。
  “说吧,要钱我已经拿出来了,该你们说条件了。”江河说。
  乡政府官员们面面相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1174
  “你们不会是想看看我们有没有钱吧?”江河说,“那你们看见了,柳儿,把钱装回去。”
  “等等。”金永刚意见要收回钱了,煮熟的鸭子要飞了,赶快说,“把钱给我。”
  “给你?为什么?”江河说,“总得有个理由吧?”
  “理由?”金永刚还真的需要找个理由,但还是找不出什么理由。
  “狗,书记——狗,书记——”江波在一旁不停的递话提示。
  “狗书记?”江河故意装糊涂问,“书记倒底姓金还是姓狗?我刚才不会叫错了吧。”
  “什么狗书记?我姓金,金永刚。”金永刚生气地对江波说,“滚远点,这里没你的事。”
  “原来是金书记,江波哥,你别骂领导啊。”江河故意说。
  这话一说,村民就起哄了,都在嚷起来“狗书记——狗书记——”
  “别乱叫。”江波跑过去说。
  “我们叫狗又没叫人,你跑来干啥?”村民有人喊着。
  “你没看见叫来的就是一条狗吗?”有人接过话说。
  现场一乱,乡政府官员这边明显的从气势上占了下风,金永刚也在嚷声中说不出话来。
  1175
  江河向那边挥了挥手,村民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我的狼狗被你们弄伤了,你们得赔我。”金永刚只好接过这个话茬说。
  “赔多少?”江河问。
  “四千元。”金永刚说。
  “柳儿,再取四千元出来。”江河对杨柳说。
  “哥,这钱不能给。”江源说,“凭什么给他们?”
  “你先别急,听我的就行了。”江河对江源说了一句,又对金永刚说,“都还有什么,都全说了吧,痛快一点,一次说清楚。”
  江河又对江源和张忠志说:“你们记录一下,算一下,记详细一点。”
  江源、张忠志和叶郁葱就从车里拿出纸笔,开始做起记录了。金永刚也开始在众人的提示下一条条提着要求。
  赔狗钱四千元,车费、人力费、误工费等各种奇怪的名称迭出,就连吵了一架也有精神损失费,还包括了上次电视台记者出意外后,摆平记者的花费,以及所谓的农业特产税,已经超过了两万元。
  金永刚们还在挖尽心思想名录,江河说:“别想了,你们想不出来了,总共三万够不够?”
  金永刚一听,还多出来几千,当然乐意,就连说:“够够够。”
  1176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8089&m=1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