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1191、大不了从头再来
内容导读:  1191   “哥,其实我觉得你更适合做这些事。”江源说,“你今天处理这件事的方式大家都看在眼里了,虽然你赔了三万块钱进去,但是你把握的火候真的让人开了眼界。”   “你们真的认为我把三万块这样白白的送………



发布时间:2011-04-11 | 栏目:小河弯弯
1191、大不了从头再来
  1191
  “哥,其实我觉得你更适合做这些事。”江源说,“你今天处理这件事的方式大家都看在眼里了,虽然你赔了三万块钱进去,但是你把握的火候真的让人开了眼界。”
  “你们真的认为我把三万块这样白白的送进去了吗?”江河问。
  “你还有什么高招?”江源问。
  “我让记录整个谈话内容让金永刚签字是干什么了,说白了就是给他们带了个枷锁,这些就是以后往回要的证据。”江河说,“我要是不扣下那两万块,也就给了他们,早晚会回来,但是我不想让他们太得意,也怕他们花了吐不出来了,就给他们一万,这些钱早晚会让他们吐出来的。今天拿走的是一万,吐出来就会是三万。”
  “你有这把握?”江源说,“你这一手还真高啊,有点铁证如山的感觉。”
  “这都是在那边和几个记者朋友学的。”江河说,“他们在拿到一些证据的时候,往往会让当事人签字确认,而这些证据当时也许看起来无关紧要,但一旦发挥作用,就是重要的佐证。再说了,今天还有县纪委的干部在场,他们怎么还不掉层皮。”
  “我,人微言轻。”张忠志说,“不过今天这事,我一定会把它反映上去,本县不成,我就想法往市上、省上弄,这些人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连黑社会都不如。黑社会还有个黑社会的道义,他们连什么道义都不讲。”
  1192
  “哥,你回来做这些事吧。”江源说,“你今天的做法,让我感觉你比我更适合农村的这种关系,我还是在多学习学习吧。”
  “你不是想放弃吧?”江河问。
  “我想暂时放弃了。”江源说,“这一次周折,郁葱可能不得不回去上班了,她要走了,我再这样努力,我不知道怎样面对已经习惯了有她在身边的生活。”
  “她要回去了,你要回到山北市和她在一起吗?你认为山北市就适合你吗?”江河问。
  “我不一定要到山北市,说穿了,山北市也不一定适合我。我想到省城发展。”江源说,“毕竟是大城市,机会会多一些,也能更好的锻炼自己。”
  “那你们不是还不能在一起吗?”江河问。
  “最起码比现在近多了,坐车也少花十几个小时。从省城到她家坐车也就一个小时。”江源说,“再说了,省城是一个全新的环境,到一个新环境一切都从头开始,也就不会有留在家里整天面对物是人非的状况好得多。”
  “这倒也是一种出路。人都要有梦想,但是梦想并不是需要马上见到结果。有时候需要迂回,也许有了另外的经历,梦想会更加丰满,也会更容易实现。”江河说。
  1193
  “你和郁葱说过你的想法吗?”江河问。
  “还没有,我只是这两天出这事之后才产生这种念头的。我怕我说出来,她不能接受。”江源说。
  “有些事情,你要和她说清楚,你们两个要多沟通,不然她会很累的。”江河说,“或许她也是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也站在你的角度考虑的,所以你俩就相互替对方想着,替对方担心着,这样不是都很累吗?两个人之间是相互支撑,相互分担,但是每一个人都有她承受的能力,如果在自己承受范围内,有足够的能力轻而易举的承受时,对方还要努力去争取替对方分担,那有时也会成为一种负担。就如同你提了一斤重的包,对方要和你分担,你们抢包,却花费了很大的力气,你觉得这样值得吗?有时候要坦然并乐意接受对方自己承受的压力,只要他可以承受。”
  “是啊,我们很久没有好好的谈过心了。总觉得她就在身边,每天都看着彼此,没有什么不了解的。但是有时却又刻意在回避着自己的想法,很小心翼翼的担心对她造成伤害。”江源说。
  “说出来的就是沟通,就是协调,就是要尽量避免可能发生的伤害。”江河说,“只有你们两个都在猜测对方心理时,都觉得彼此之间的秘密越来越多,思想差距越来越大时,这才是真正的伤害。你还是尽量和郁葱做好沟通,不管你们最后的选择是什么,都是你们共同的决定,都是在争取共同的幸福,这样彼此间也没什么隔阂,不是更好的吗?”
  1194
  “如果现在让你来做这些事,你打算怎么做?”江源问。
  “如果让我来啊,我还是按你现在的方法来做,你不是都设想好了吗?”江河说,“只不过我更多的精力可能不是在生产上,而是搞产品包装和市场销售。”
  “那你的货源呢?”江源问,“都靠农户吗?”
  “就目前的规模而言,基本上没有几家农户个体能达到这个规模,如果我再增加一倍,就完全可以维持领头的位置。”江河说,“我在做好自己这一部分产品生产的同时,更多地要发动大家的力量。我们自己的职能是保障性生产,利润空间应该来自于农户,我们以市场均价收回来,经过我们的产品细分、品牌包装、二次加工产生增值,这样我们就会有充分的货源,也有了较好的利润空间。另外还有更多的门路可以实施。”
  “具体还有什么?”江源问道。
  “单独弄个这个东西还是没动大的前途的,还要发展相关产业。”江河说,“最重要的像产品的深加工,可以开发新的木耳制品,木耳资源的深度转化研发,这都是很有可能的。同样,咱们这还可以发展蘑菇、茶叶等很多,所以就不能局限于一种产品开发,要多样化、现代化、规模化、产业化,这样才有潜力。如果到了一定程度,咱这交通要好了,还可以搞生态旅游,咱这自然风光,随便看都是绝对的美景,只不过是没推广出去而已。”
  1195
  杨柳和郁葱两个姐妹也睡不着,就这件事说道了个没完。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叶郁葱说,“我本想这次我们能成事了,我就可以让我父母答应我不去上班,就在这里和他一起发展这些事,但是这一下折腾的,要是我父母知道这件事,非要我回去不可。我都不知道该咋办了。”
  “你还是回去吧。”杨柳说,“这次事情可能也是好事,来得早。你们没受多少折腾,这也暴露了一些问题,你们经历的事还是太少了,你们一直面对的比较前沿的思想,和这里还是不融合的。”
  “我要回去了,江源怎么办?”郁葱说,“我把他一个人撇下,我能放心吗?那我又算什么了?”
  “你把他也叫走吧。”杨柳说,“你走了他留下,他能生活得好吗?不管你把他带到哪,不要让他留在这里,等他真的成熟了再回来也比现在挣扎着好。你也不要为他太操心,男子汉就要多经历些风风雨雨的,不然能长大吗。你看江河,在外面七八年,啥苦都吃过了,这不就走出来了吗?”
  “我真不知道怎么和他开口说这事。我怕他多心。”郁葱说。
  “说明白了不就好了?有很多多心的事,都是因为没有说清楚,真的说清楚了,哪还有那么多事,再说了,你们之间这样开诚布公的谈谈,不更有利于相互了解吗?”杨柳说,“就和他好好谈谈,越是不愿意不敢说出的话,越会成为多心怀疑的根源。”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8091&m=1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