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1201、无论怎样我都走不出小河的心
内容导读:  1201   终于要走了,又到了收拾行李的时刻。   江源和叶郁葱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周慧兰和胡桂英还在想方设法给他们装家里的东西,生怕他们走了就再也吃不上家里的东西。就仿佛孩子们这一走就去过那种吃不饱穿………



发布时间:2011-04-11 | 栏目:小河弯弯
1201、无论怎样我都走不出小河的心

  1201
  终于要走了,又到了收拾行李的时刻。
  江源和叶郁葱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周慧兰和胡桂英还在想方设法给他们装家里的东西,生怕他们走了就再也吃不上家里的东西。就仿佛孩子们这一走就去过那种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了。
  周慧兰也装了很多自己做的腊肉等农家特色食品,要给郁葱的父母带回去。
  江源和郁葱把妈妈装进去的又取出来,只放进一少部分,然后装了几包自己种的木耳。
  好不容易装完行李,一家人坐在门口。
  周慧兰一次次嘱咐着孩子们,孩子们也一次次叮嘱着父母们。彼此的牵挂就在一句句祝福中走向更深,在彼此的心中蔓延着永恒的情结。
  大黄狗在他们的脚边躺下来,爪子不时蹬蹬江源了叶郁葱的腿,他们看它的时候,它也歪着头看着他们,仿佛也在说着恋恋不舍。
  夜晚的风轻轻的吹着,山乡的夜晚静悄悄,竹林和树枝轻轻地摇,星星点点的灯光闪烁着夜晚的深度,微微的月光淡淡的朦胧着山村的肌肤,如幻如纱,如梦如织,山村恬静的夜晚在他们留恋的情怀中变得淡淡的哀伤,深深的顾盼。
  要走了,所有的话都变得那样琐碎,那样无主题,那样的缠绵悱恻。
  1202
  “妈妈,我们不说那些了好不?”叶郁葱说,“说得我都不想走了。”
  “那就不走了。”周慧兰说。
  “你不是说废话吗?”江山说:“男儿志在四方嘛,出去闯闯多好了的。”
  “逗他们呢。”周慧兰说,“不说就不说了,该说的都说了无数遍了,啥都好就行了。”
  “二叔,给我唱回山歌吧,这一走就听不上了。”郁葱说,“咱小河村的山歌真好听,我听过最好听的就这种山歌了。”
  “好,唱就唱。”江二接过话就开唱了,“……月儿落西下,西下想冤家,冤家不来我家耍,心内乱如麻。冤家不来耍,奴也不怪他,写封书信儿拜上他,奴有知心话……”
  山村再次回荡起这苍凉的歌声,一种荡气回肠的思念和牵挂在淳朴的歌声中将山村的夜色渲染。
  郁葱在江二的歌声中徜徉,自己也变成了一首歌,于是她接过了江二的歌:“……月儿落西下呀,秋虫叫喳喳呀,想起了情郎小呀冤家呀、心里乱如麻。秋雨连绵下呀,西风冷透纱呀,痴空台前来占呀个卦呀、注眼看灯花……”
  郁葱的清亮的歌声在小河村的夜晚那么悠远,那么嘹亮,那么的凄婉。很少有人听过郁葱唱歌的,这也是她第一次唱山歌,却是在自己小河村的最后一个夜晚。
  小河村在郁葱这种凄美的歌声中缠绵向悠远,不知不觉中泪水滔滔。
  1203
  不忍回首,在那山道上,在那清风徐徐的早上,在那薄雾蒙蒙的山村。清晨的小草花在露珠中战栗,就那样远去,就那样作别这山村一道道眼神一句句嘱托。
  不忍回首,山村那一次次追随,一次次回首,在不忍回首的背影中泪水涟涟。这样离开,在山村在纷乱的记忆和想望,每一点离开都变得肝肠寸断。
  就这样离开,在这雾蒙蒙的朝上,初生的小草花顶着露珠,在风的摇曳中点点滴滴。那身后那额手伫望那声声眷恋,一次次拉长自己的不舍和牵挂,在远行者的身影中颤抖。
  就这样离开,山的身影阻隔着一切,将目光折断,在最后消失的刹那,所有的泪水都滔滔。
  再见了,我的亲人,再见了,我的爱。远行的脚步已经拉开,每一步远走都是在丈量回家的路。每一步落下都踩痛故乡的心跳,每一步抬起都拉开思乡的情愫,思亲的颤抖。
  再见了,我的孩子,再见了,我的心。注定要远去的身影都已消失,一次次的守望无法看到回来的可能,没有说完永远也说不完的话变得自言自语,没有看够永远也看不够的孩子成了永远的期盼。
  再见了,亲人。这样远走,何时才是归期,何时才能于父母膝下,听门前月光,一地芳华。
  1204
  “别哭了,都走了,回吧。”江山对周慧兰说。
  “年轻人,就让他们多闯闯吧,过几年回来,他们又将是小河村的榜样。”江二说,“哭有什么哭的,儿女们都有儿女们的福,让他们自己去争取吧。”
  “这两个一走啊,家里又剩我们四个老年人了。”胡桂英说,“还真有点感觉惜惶。”
  “惜惶啥呢?”江山说,“过几个月,河儿和柳儿一回来,咱这一大家人不又起来了吗?”
  “就是的,难过啥?有啥难过的?”周慧兰说,“儿子又不是出去受罪,是去工作去了,有啥不好的?在外面,再差的工作也没有在家里务农这么累吧,想起来儿子还是去享福了。”
  “儿女大了,自己给自己做主了,出去也好啊。”江二说,“人家两个一起的,在外面如果干得好了,以后在外面成家了,这不也好吗?也不用在这山里受罪了,到时候你们也该享清福了。”
  “享福是啥?”江山说,“当父母的,儿女过得好了,才是父母最大的福啊。”
  留下来的人们面对远去的一切,渐渐的学会了放开,学会了自己解开心结。
  儿女们都走了,留在乡村的,还是要好好的生活,好好的等候儿女们的回来,好好的留着快乐留着笑容等候远在他乡的孩子们。
  1205
  摩托车在山路上盘旋,带着两个人和大包的行李,慢慢的向山外行驶。
  被泪水模糊的双眼,模糊了山村的一切,在微微的晨风中,渐渐远去的家开始一次次重叠着往日的印记,在无限的眷恋中,家的影像在纷纭复杂的记忆中变得模糊,变成一片空白。
  江源和叶郁葱都那么的沉默,那么沉默的用朦胧双眼留住最后的记忆。
  山的轮廓,水的盘曲,在摩托车擦肩而过的时候,最后一瞥,无论是什么样的景致,都变的意味深长,都在深深的镌刻在远行者的心里。
  小河水潺潺的流着,在弯弯曲曲的河道中流着,绵绵不绝的流着。
  有很多眷恋如同这河水一样,蜿蜒奔流却永远奔不出自己的心里,永远奔不出怀抱它的河道。
  叶郁葱擦去眼泪,仔细地审视身边的一切,这一去,将会有多久才能重新回到这个地方。这里虽然不是她的故乡,但她在这里却留下了最美好的年代,最美好的回忆。
  爱的炙热和甘甜。
  小河弯弯,弯弯的小河在江源的眼前流过,每一个弯道他都是那么的熟悉,而他却始终没有走出小河的环绕。弯弯曲曲的小河啊,到底哪一个弯才是你心中最最温柔的心田。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8092&m=1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