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热爱西安(一)
内容导读:我只是从陕南漂来的一片树叶,来西安为了一个绿色梦想,最后却落到了护城河的臭水里,自己也变成了污泥。我本来是一张纯洁的白纸,想在上面画画或者写诗,结果被人直接带进了洗手间,还拉了水。或许这就是现实,当昨日的美丽梦想变成今天搞笑的谈资,就不必再去考虑明天还要去哪里。”……



发布时间:2013-07-06 | 栏目:城市漂客
热爱西安(一)
1、
“我都不知道你们来西安干啥来了,一来还是十几年?”这样的话段鹏已经问过很多次了,秦岩已经懒得回答这样无聊的问题。倒是郭振中接过话茬:“你说的屁话,那你在西安呆着干啥,一呆还三十年。”段鹏说:“我是西安人,我不在西安我去哪?”郭振中说:“那我在西安上学,我就不能留在西安?”段鹏说:“真想说你是瓜皮,但还是不说了,你们南京那么好的地方你不回去,非要留到西京,后悔了吧。”“后悔个锤子,后悔就不会在这呆上十几年了。”好长时间没说话的秦岩接过话说,“喝酒,整起。”段鹏和郭振中相视一笑举起杯子,三个杯子咣当一碰,三杯啤酒咕咚咕咚消失了。
段鹏给大家倒上酒,贼贼的笑着对郭振中说:“你发现没有,秦哥越来越粗俗了,哪还有点文化人的样子。”郭振中说:“这还不是和你们这些西安人学的。”秦岩说:“文化个辣子,听清楚,我说的是辣子,不是锤子。西安号称十三朝古都,文化名城,除了那几个土拉吧唧的古建筑,哪还有点文明气息。西安对外是文明的,人文是粗犷的,但实际上呢,文明是标题,粗俗才是内容。”段鹏说:“那你这样说西安的话,我就要问你,你家不在西安,又不在西安上学,你为啥要到西安来?”郭振中说:“你狗日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哥,别理他,来喝酒,段鹏,你狗日的干了。”
三杯酒又咣当一声咕咚一阵消失了,段鹏再一一满上。
“其实没什么,我来西安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为了女人,为了所谓的爱情。”秦岩说。
“诗人、文人、作家。”段鹏说,“骚客真够骚,终于找回一点骚情的气息了。那我问你,你的爱情呢?女人呢?”
“你狗日的闭嘴!”郭振中说,“我只想给你两脚。”
“没事,都是成年人,都是陈年旧事了,说说何妨。人要勇于面对自己的过去,因为过去都是历史,连自己的过去都不敢面对,那怎么面对未来。错就是错,对就是对,不敢面对过去我不成了安倍晋三了。”秦岩说:“不就是女人嘛、不就是爱情嘛,跑丢了,没了,成了二手光棍了。”
“段鹏,你狗日的话有点多,把这一杯喝了。”郭振中说着拿起啤酒瓶。段鹏说:“喝就喝,你陪一下。”郭振中说:“自己喝,不配。”段鹏故作扭捏地说:“嗯……陪一下嘛。”郭振中说:“你就是个三陪。我就是不陪,自己喝,不喝拍死你。”段鹏伸过头:“你拍你拍!拍不死不是人。”郭振中举起酒瓶,段鹏一口喝完了酒。郭振中说:“贱人!”
段鹏说:“其实说实在的,我一直想说,秦哥没有理由在西安呆下去,是可以换个地方的。”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9789&m=1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