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热爱西安(四)
内容导读:韩露说:“怎么了?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还有什么劳心的?”秦岩说:“问题就在这里,一个人吃不饱全家都挨饿啊。”……



发布时间:2013-07-12 | 栏目:城市漂客
热爱西安(四)
 4
叶秋回到家的时候。秦岩正在裸奔。夏天里,秦岩裸奔的行为对叶秋而言是司空见惯的。倒是叶秋回来秦岩有点意外,就问:“你不是不回来吗?”
“我怕你喝完酒睡在地板上不起来。”叶秋说。
“感动的哗哗的!”秦岩说,“现在我们都很少像以前那样喝酒了,差不多就over了。再说大夏天的喝什么酒啊,一喝一身粘乎乎的,我还是觉得果啤最好。再说了,你说你不回来的,我要是喝多了,想进小房子都没人拖,那岂不是很悲剧。”
“刚还在和他们说上次把你拖进小房自己的事呢。”叶秋说,“她们说我对你不好,你说我对你好不好?”
“好啊!很好!”秦岩说。
“哪里好了?”叶秋问。
“这样好,那也好。”秦岩说。
“你就会哄我。”叶秋说,“亲爱的,我们今年到底结不结婚啊?”
秦岩愣了一下,说:“结阿!结。今年的终极目标就是把你拿下。就看你嫁不嫁了。”
“那什么结啊?”叶秋说,“我爸我又不是不知道,那能把我白送出去才怪呢。哪来的钱啊。”
“我说过了,该你操心的事你操心,不该你操心的事你别管。”秦岩说,“你把你自己照顾好,想干吗干吗去。别的事别管,否则就是给我添乱。去,洗澡去,水温刚好,洗完到你窝里去,别汪汪。”
“你才汪汪呢。”叶秋顶了一句,就去洗澡了。
喝完酒的秦岩多少是有些发蒙,光着上身坐在电脑前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以前的每天这个时候他都在写东西,然后发到自己的网上。他什么都写,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从来不把写作当作压力或者任务,很多时候都是当作一种日记。秦岩子认为自己是一个记忆力超强的人,他现在翻起20年前写的诗歌,依然能记起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是为谁而写,什么心情。如果不是他能够淡然的面对过去,这应当说是一件烦人的事。但也正是因为他对过去清晰的记忆,也让他能记得过去日子那些人那些情。
此时秦岩不想写东西,说真的,傍晚时分和段鹏、郭振中的聊天对他多少有些触动,而此时叶秋的几句话也让他瞬间压力山大。他让叶秋不要操心是想自己承担所有负担,但是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很疲惫,很需要有个地方抒发一下感情,或者找个地方靠靠。但是他自己知道不能,多大的压力他都要自己承担,在叶秋面前他更想显得强大。不是为了欺骗,而是不想让她和自己担惊受怕。经过了多少次挫折,秦岩明白一个道理,之所以很多男人都说女人不可靠,那是因为男人想要去靠女人,而给予女人的期望值超过了女人的能力限度,或者说所期望的女人本来就没有给予男人依靠的想法。毫无性别歧视的说,综合多方面因素影响,女人所能给与男人的相比男人所能给与女人的事有很大差距的。所以很多时候也就形成了不等价的关系,而男人如果以男人的能力去期望女人给与自己力量,那才是最大的不智。所以说,说女人不可靠只是因为不懂女人或者对女人要求太高,而要避免这种挫败感的诞生,男人只能是多一些自立,少一些奢望。
对于叶秋,秦岩始终说,只要她能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虽然已经过了谈情说爱的年龄,也不再相信爱情,但是秦岩觉得自己的确很在乎叶秋。他只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让她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而自己累或者不累,他都不在乎。
然而当前,这个期望,却显得那么遥远。
“亲爱的,你能帮我拿一下牛奶吗?”叶秋在卫生间喊道,这句话的意思实质上是指使秦岩去给她拿牛奶。
“不能的,怎么办呢?”秦岩回答着就朝厨房走去。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9792&m=1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