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雨中的窗口
内容导读:外面很冷,风纷纷多进屋来——取暖/此时关上窗户,是不是有些残忍/树抖得很厉害,可惜它无法走进来/在风雨中颤栗,几声僵硬的鸟鸣/划开秋雨的围剿,再窗口的眼眸/滴血。于是风,就用欲望的哲学/宽慰被秋雨封锁的感情……



发布时间:2015-09-14 | 栏目:冬雪爱
雨中的窗口
雨中的窗口

外面很冷,风纷纷躲进屋来——取暖
此时关上窗户,是不是有些残忍
树抖得很厉害,可惜它无法走进来
在风雨中颤栗,几声僵硬的鸟鸣
划开秋雨的围剿,在窗口的眼眸
滴血。于是风,就用欲望的哲学
宽慰被秋雨封锁的感情

至于谁,谁在雨的另一个角落
读风,至于她,是否正被风雨冷冻
在深秋在冷风冷雨的造孽,我
没有添件衣服的心思,只好
只好也只能打开窗,细细聆听
树的颤栗,风的颤栗,雨的颤栗以及
风雨中夹带着的你对窗的沉思

一种感觉,或者是远道而来的箫声
自黄昏降临之时,就踏上了一段旅程
经过一夜的跋涉,已蓬蓬勃勃生机盎然
可我早已醉了,满嘴胡言乱语
用一种奢侈的手段,概括自己的
感情。显然,秋已更凉了。
受冻的雨不想责备来自西伯利亚的气流
于是风,风只好随地球的公转与自转
挣扎着赶路,在悠长的地平线上
草的肤色又一次被迫变黄,乃至变黑

这个季节也许真有些太长,快下雪了
我仍穿着汗衫,裸露两条胳膊
在风中在颤栗的窗口,和秋雨作推心置腹的
谈话,雨可能很怕冷,怕被我的寒冷冻僵
一闪身便无影无踪,而我,而每一滴雨只能听清
我话中的一半个字,而我,感到有一点热

这场雨下的太久了,一切都呈现出秋的意味
该收的粮食都霉变了,我只好计算落叶
很美的花很美的树很美的回忆,都
向雨求饶,雨不停,我看不清
可我必须看。也许,你会冒雨而来
用湿润的目光,将我冻硬的臂膀
层层披覆。关上这窗,屋内会暖和一点
或者走动一下,或者披上外衣,可我怕
怕你错过我的守望,这条路你从未走过

雨如此无休无止,会不会象征着一种
噩运,许多大雁都不敢南飞
而许多,许多艺术的呼号,仍在婉约的征程
我已不敢再作诗,诗不能作桥
这场雨后也不会有虹,只有请风
请秋风为我们开创一种意境,踏上它
走到雨的尽头,可能会找到那柄
熟悉的雨伞,以及,伞下的想象

而在此时,外面正冷,一切都在发抖
无论风无论雨无论花与树,都在
解说一种遥迢的思想,但我
不能作诗,尽管此时的感情很像
诗,可我,可诗都不能说明我对你的
守望,而雨依旧用冷酷的面孔阻挠。
窗口更加发抖,而在此时
无论是开是关都是错,也都不是错

肃竹1995年9月12日于巴山
本文地址:http://suzhu.shkcn.com/Item/Show.asp?id=9840&m=1
上一篇:恐惶
下一篇:最后的箫者
相关阅读:
·雨中的窗口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